“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有思想而且堅定執著的人能改變世界,事實上,世界只會被這些人所改變。”. (瑪格麗特·米德,作家、文化人類學家)

總括而言,這就是RUN的團隊。一小群來自五湖四海及不同區域信念堅定的義工,並且勇於改變。他們因為相信運動能改變生活的信念而匯集。想更了解我們,請閱讀以下內容。

願意分享你的技能並有興趣加入RUN的義工行列?請聯繫 info@run.org.hk.

  • Virginie Goethals, 合作創始人,常務董事

    我來自比利時,是一名律師、極限越野跑者和三個孩子的母親。與Brenda一起在2015年10月創建了RUN,自那時起我就沒有停下來過。在我們出色的義工團隊支援下,我對體育專案進行日常管理、協調緊急支援,並領導善款募集。我參與所有的體育活動,這也是我最享受的部分。我的任務清單上還有每週為我們的參與者製作多達10個蛋糕。

    在RUN的最開心的時刻就是看到難民們到達頂峰、衝過終點或打破個人最佳成績時臉上的微笑和眼中閃爍的光芒。當他們加入我們時,只剩下自己的自尊,但當他們的微笑和愉悅表現出對未來重燃希望時,讓我十分感動。大潭水塘和孖崗山是我們每週四的操場,相當多難民在那裡達到了健身的里程碑,因此那是我們的一個非常特別的地點。

    我的祖父是一名匈牙利難民,從俄羅斯集中營倖存後,被迫在比利時度過了多年沒有身份的生活。我在我們很多項目參與者身上都發現了他那種獨別的和善和堅強,這讓我感到無比謙卑。他恢復正常生活的方式就是在大自然中活動或是游泳,我想這或許就是我現在愛好的根源。在我為RUN做義工的時間之外,我自己在烘焙和組織專案之餘會做一些訓練!

  • Brenda Sawyer, 合作創始人,董事,財務和項目主任

    我從1985年起就在香港生活,在這裡養育了三個孩子。我之前開過公司,是啟曆學校的前校董主席和極限越野馬拉松健行者。我在2005年獲得了法學士學位(榮譽),計畫在2018年入學學習人權法學碩士學位。我對RUN充滿激情,決定要改變香港難民和避難者的生活。

  • Jodie Chan, 董事

    我在2016年3月加入RUN的董事會擔任非執行董事,自從項目開始便是活躍的義工。我平常在麥格理集團工作,負責領導亞洲的地區戰略計畫,在金融業戰略規劃、風險管理和法律方面有13年多的經驗。我強烈相信身體健康以及加強平等、多元和人權對建設更美好社會有著積極的影響。

  • Anna Herzog, 秘書及管治和政策顧問

    我來自瑞士,從2013年起就一直住在香港。我為RUN的董事會提供管理支援,並保證RUN的活動有合適的文書證照。除此之外,我盡可能多地參加各項活動來跟RUN的參與者構建友誼和信任。我在2017年夏天第一次聽說RUN,立刻就愛上了它。我完全相信戶外活動能給人的身心帶來的積極效果。每次我遇到我們的參與者,我能從他們的臉上看到他們參加活動前後的變化。除了在RUN的義工工作,我還是個狂熱的健行者,探索香港偏遠的小路,我通常會參加很多體育活動。我還在一家國際保險公司做索賠業務方面的工作。

  • Charlotte Cutler, 田徑訓練主教練

    我來自英國,是週四晚上田徑訓練的教練。我從他們的跑步項目啟動開始就參加了RUN,負責幫助設定田徑訓練課程。我熱愛跑步,樂於跟難民社群分享這份熱情。他們讓我學到了很多,知道了如何面對逆境,無論是何種形式的逆境。在RUN做義工是我生命中最讓我滿足的經歷。每週跑者們取得的進步都會讓我吃驚不已,在我們一起訓練的兩年裡,他們全面超出了我的預期。我參加競技跑步很久了,從我34年前加入第一個田徑俱樂部開始,從未間斷。我最喜歡在香港仔運動場賽道上競賽跑步。我不跑步的時候,會跟我的兩個兒子在一起。平時,我是個策略顧問,為客戶提供中國和泛亞洲區域市場進入方面問題的建議。

  • Saba Ahmad, 教育和師友計劃助理

    我在RUN主要負責為難民找到有創意的方法來學習、與導師協調、為學習計畫擬定募捐方案,以及在健行途中管理後勤物資。我自從2016年1月起開始在這裡的義工工作。我來自巴基斯坦,一生中大部分時間都在移民,所以我多少瞭解把生活拋在身後意味著什麼。我當義工是因為難民危機是我們如今面對的最大的基本人權問題之一。物理活動經證實能夠創造積極心態,我相信體育很適合作為起點,幫助難民們找到重獲所失去生活的方法。我在RUN的最佳時刻是有一個難民把我稱為朋友和另外一個說學習讓他找回了自信。平常,我是一位媽媽、有自己的生意、並在利豐慈善基金會擔任合作關係總監。我不在RUN做義工的時候,我會努力提高自己的跑步成績、寫作、畫畫、以及跟我女兒下棋。

  • Anne Bastock Leckie, 教育和健步助理

    我來自澳洲悉尼,我最初來RUN做義工是因為我喜歡去任何風景優美的地方健行,而且我認為這有益身心。我認為把這些分享給平時不會健行的人們很棒。但是,在我做義工的這一年裡,我慢慢地瞭解了難民女性,我發現自己真的被她們所激勵,這是我加入時沒想到的收穫。跟一位女士一起完成自由步賽跑是最棒的時刻之一,還有就是看到這些女性學習游泳時的熱情,這讓我更加珍視我在生命中所擁有的機會,並且獲得了原本不會擁有的一個視角。RUN是一家年輕的慈善機構,確實在努力幫助改善弱勢難民們在香港的生活。我不做義工時,為一些家族投資公司做財會工作、與朋友和家人共度時光、讀書、享受美食,還有做普拉提。

  • Dave Smith, 田徑教練

    我出生在英國利物浦,已經在香港生活20多年了。我輔助每週四在田徑場上進行的訓練課程,説明運動隊參加並在地區賽跑中競技。我通過小道消息瞭解到RUN在找人幫忙進行田徑訓練課程,於是就在2016年夏天聯繫了Charlotte和Virginie雅並從此加盟。每週四都是很好的體驗,看到每個人來到賽道上跑步,我最棒的記憶是我們的跑者第一次在賽跑中贏得獎。我以前是個土木工程師,但是已經退休了。我不在RUN做義工時,大部分時間都花在為我的跑步俱樂部香港元老田徑會(AVOHK)組織賽跑。只要能跑的地方,我都會去跑,但是在香港的鄉野公園小徑上跑步是我最喜歡的。

  • Margaret Schroeder, 托兒助理

    我來自英國,已經在香港生活了30多年了。我已經退休了,之前做過很多與照顧和教育孩子相關的工作。我是透過我女兒開始接觸RUN的,她也是這裡的義工。我在媽媽們參加鍛煉的時候幫助照顧孩子。看到孩子們在安全的環境裡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玩得那麼開心,真讓我心滿意足。我不做義工工作時,我喜歡通過普拉提、水下有氧操和健行來保持健康、與家人和朋友們交往、以及跟我丈夫旅行。

  • Theresa Kwong, 教育和健行助理

    我來自英國,是週四晚上田徑訓練的教練。我從他們的跑步項目啟動開始就參加了RUN,負責幫助設定田徑訓練課程。我熱愛跑步,樂於跟難民社群分享這份熱情。他們讓我學到了很多,知道了如何面對逆境,無論是何種形式的逆境。在RUN做義工是我生命中最讓我滿足的經歷。每週跑者們取得的進步都會讓我吃驚不已,在我們一起訓練的兩年裡,他們全面超出了我的預期。我參加競技跑步很久了,從我34年前加入第一個田徑俱樂部開始,從未間斷。我最喜歡在香港仔運動場賽道上競賽跑步。我不跑步的時候,會跟我的兩個兒子在一起。平時,我是個策略顧問,為客戶提供中國和泛亞洲區域市場進入方面問題的建議。

  • Derek Chan, 健身教練

    我是香港人,是一名持證個人教練。我現在於灣仔Goji健身會所任高級教練。我擅長體質轉變、瘦身、增肌和加強力量。我的一個學生曾在RUN做義工,知道這個機構為幫助難民所做的那麼多好事之後,我決定為這裡提供服務。現在,我帶領一組女士每週進行鍛煉來改善力量條件和瘦身。她們都是很可愛的女士,有著獨特的個性。能夠幫助有需要的人,特別是那些肌肉無力和緊張導致背部和膝蓋疼痛的人,讓我感到很高興。我也樂見通過適當拉伸和鍛煉讓她們的疼痛得到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