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難民計畫目前為89名弱勢難民服務:33名女性、18名男性及38名年青人(包含10名青少年),他們來自17個不同國家,包括盧旺達、也門、厄立特里亞、索馬里及布隆迪等。

受益人是由正在當地進行難民工作的其他非政府組織(NGO)轉介至RUN,這些非政府組織包括基督教勵行會、香港司法中心及國際社會服務組織(ISS)。

請參閱我們有關保護受威脅兒童及成人的政策

超過70%

的參與者都曾遭受人權侵犯,包括酷刑、強姦、生理及心理折磨或其綜合。當中許多人受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抑鬱、焦慮、過度警戒或類似的狀況困擾。

成年受益人中的65%為女性。

我們對女性特別關注,因為女性難民礙於宗教、文化價值、性暴力經歷、交通費用及家庭責任等障礙,而比男性難民更難接觸到運動。

30%的女性參與者目前獨身

未與家人同住或只與子女同住。

6%

的參與者是或曾是舉目無親的未成年人士。

案例分析

莎拉來自東非,來港時尚未成年(現時已滿18歲)

一隊民兵在莎拉未成年的時候洗劫了她位於東非戰區的家。莎拉目睹了家人被殘忍殺害的過程,雖然她倖免於難,但就付出被強暴數次的代價。後來莎拉趁機逃走,並在別人幫助下登上飛機,離開家鄉。這是她第一次坐飛機,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裡去。她到港後申請了難民庇護,但歷經超過6年的等待,她仍然未能面試,得不到社會身份。她剛加入RUN的時候,幾乎不會說英文,也因為太過害怕而不敢離開居所。現在,她是一位值得自豪的健行者和跑者,也在香港社區中學習英文和交到朋友。莎拉說,RUN為她重新帶來了生活。

蘇菲亞,來自中東非

蘇菲亞年紀輕輕就住在戰區並遭受性虐待,後來更因為被認為是咎由自取而「被入獄」。她在監獄中遭受酷刑,但在她的嬰孩死去不久後被釋放。由於個人安全受到威脅,她無法再留在家鄉並逃離到香港。剛到埗時,莎拉在申請評審的過程中被拘留了幾個月,她因傷入院時甚至被手銬銬在病床上。現時她已經獲得難民庇護身份,正慢慢康復。蘇菲亞只有在外健行的時候才會感到放鬆,並且熱愛在大自然中的每一步。

奧斯卡,來自東非

由於政治觀點的分歧,奧斯卡遭受家鄉政府的逼害,即使慘遭酷刑也不妥協。短暫的緩刑期給奧斯卡帶著妻兒逃至安全地帶的機會。為了避免更壞的情況發生,他們只帶上了隨身衣物就離開了。如今,奧斯卡和RUN的大家一同跑步和游泳,而且很快會開始上學。他很感激在香港能安全生活,並透過RUN的幫助,正努力重新開始新生活。

*名字經過修改,以保護相關人士身份